1998女排世锦赛中国死里逃生 球迷特殊方式祈祷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23 15:46

赖亚文

赖亚文

  前文提要

  第十三届世界女排锦标赛复赛,保加利亚队爆出大“冷门”,以3比1战胜韩国队,使本来已经十分明了的复赛形势突然转折,中国队、克罗地亚队、意大利队、韩国队和保加利亚队、都具有了进前四的可能。

  韩保一战,又重新燃起了我们跻身四强的希望。

  我看队员们高兴得快疯了,像一大串鞭炮从看台上“噼里啪啦”地冲下来。上了车就哈哈地大笑,几天来的沉默顷刻间被打破,一个个都像从地底下刚钻出来的小耗子似的,蹦啊、跳啊,又似迷了路的人,突然看到路标,有了生的希望。

  我从内心里感到一种“雨过天晴”的舒畅,这种感觉真是好极了。

  看完保加利亚队与韩国队的比赛,走出球馆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男孩子蹲在拐角的地方偷偷地哭,我走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是孙玥的那个小球迷,他是为我们中国队又有了希望而激动地哭,我们在鹿儿岛输给韩国队的时候,这个小男孩也伤心地哭,我让孙玥赶紧安慰安慰他。

  这个小男孩是日本人,还是个高中生,这几年,孙玥在哪儿打球,他就跟到哪儿,特别喜欢中国女排,我问过他这样跑来跑去费用谁出?他说,暑假他打工挣钱,6月份我们到瑞士比赛,他也去瑞士看孙玥打球。

  我们队有三个铁杆球迷,还有一个是香港的小谭,1.50米的小个子,30多岁了,长得像个小男孩,我们打到哪儿她也跟到哪儿,那天,韩国队和保加利亚队比赛,小谭在脑门上写个条:“保加利亚必胜”,她又把“韩国必败”的另一个纸条塞在鞋根下。

  第三局,小谭去上厕所,回来,保加利亚队输了这一局,有些队员就怪她:“小谭都是你不好,你一上厕所保加利亚队就输了。”吓得小谭再也不敢动了,特别可爱。

  另一个是吴永梅的球迷,吴永梅叫她阿姨,她有丈夫、有孩子,也是个香港人,就是迷吴永梅。我们在亚洲地区比赛,这位“阿姨”就会从香港过来看我们比赛。

  这些球迷,迷中国女排迷得不得了,全是自费,路费、旅馆费,看球还要买门票,所以,我对这三个球迷优待,尽量帮他们搞一些票。在队里我们有规定,球迷不许跟车,怕影响队员情绪,但是,对这三个球迷,我破例允许他们上车,我看他们太虔诚了。

  那天,保加利亚队赢了韩国队,我们的队员好像比保加利亚队员还兴奋,那三个球迷跟上了车也欢喜雀跃地唱啊叫啊,我看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表达好了,车厢里一片欢腾。

  只有我,有点高兴不动了,上车后就觉得心脏开始难受起来,脑袋昏昏沉沉,毕竟压抑了几天几夜,没吃好、没睡好,现在人一下子松了,不当心就会犯病。

  下车时,我让队员搀着我一点,回到房间赶紧躺下。吃晚饭的时候,毛毛来敲我门,我说,我现在的问题不是吃饭,是抓紧睡觉,哪怕先睡两个小时也好,再考虑下一场怎么对付保加利亚队。

  12年没参加过世界锦标赛的保加利亚队却以3:1拿掉了踌躇满志、准备进入四强的韩国队,保加利亚队爆出的这个大“冷门”,真有点翻天覆地的架势,使本来已经十分明了的复赛形势,突然转折,中国队、克罗地亚队、意大利队,当然还有韩国队和保加利亚队自己,都回到了最初的起跑线,都具有了进前四的可能,而所有的结果要等待最后一轮比赛结束才能确定。

  我们中国队主要拼保加利亚队,赢保加利亚队我们就能进前四。这是一场非常特殊的比赛。保加利亚队给了我们“复燃”的机会,但我们又必须“消灭”她们,才能真正地“燃烧”起来,比赛就是这样循环的,赛场上确实没有人情可言。

  打保加利亚队的前夜,我们要开技术会,但主教练和队长还要参加新闻发布会,我让崔永梅代替赖亚文去开会,让亚文和陈指导一起带着队员务虚,看看对保加利亚队的这场球怎么打,我们决不能再犯韩国队的错误,韩国队轻敌了。

  我的担心是,队员一看机会来了,胜球心切,容易操之过急。欧洲队有共同的特点,你要治住她了,很好打,但反过来,你把她放了出来,她们一旦打疯了,你就很难再收拾局面,韩国队就碰到了这样的情况。

  所以,我们不能盲目乐观,从小组预赛到复赛,我们中国队迈出的每一步都很艰苦,是磕磕绊绊才走过来的,这说明,除了古巴队以外,我们和其他队的水平旗鼓相当,我们并没有乐观的资本,必须在技术上、心理上把困难估计充分。人家已经给了我们这样好的机会,如果再把握不好,那就真的只有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