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若琪:队长不是只挑边就行 承担的是全队责任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8-01 08:35

惠若琪

惠若琪

  编者按

  在2018夏季“星空演讲”的压轴之作中,“元气少女”惠若琪与学者李银河、梁鸿及艺人姚晨、辛芷蕾、孟美岐一起讲述“女性的力量”。惠若琪通过自己的经历,讲述了体育对人类精神、意志力的塑造作用,以下为演讲视频及全文。

  大家好,我是惠若琪。

  刚才在台下,导播告诉我,我是历届星空演讲的嘉宾中个头最高的。其实你们这个范围说小了,算上幕后的工作人员,以及台下的你们,我的身高也是名列前茅的。不要再问我到底是吃什么才长这么高的,我从科学的角度回答一下大家,其实这就是基因,是遗传的问题。我爸身高一米九七,我妈一米七,我从生下来就比同龄的孩子高。

  不过你们先别急着羡慕,其实因为身高,我也苦恼过很久。每当转入一个新学校的时候,我都要和别人解释半天,我不是留级生,我只是个子长得高而已。再有,就是我的童年很早就享受不了儿童票的票价了。

  但自从偶然间进入了排球队,我仿佛找到了组织。看身边都是个子高高的女生,让我一下子有了归属感。我发现自己的身高不再是让人取笑的事情,反而是引以为傲的优点。但要说当时的我有多么的热爱运动,其实并没有,是排球让我慢慢建立起对体育的认知,对自己身高的自信。这也是我课业之余最愿意去做的一件好玩的事情。

  当时我还有一点私心,因为每天下午上完两节课我就能去打球了,对于一个喜欢自由的人,这真的是太爽了。而且这样一来,如果考得好了,老师还会说:你看人家天天打球还考得这么好,心里就有些暗爽。所以,打球真的是一件特别特别划算的事情啊。

  但是,我也不是一开始就成绩突出的。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体育生总是班级里成绩拖后腿的,我希望能扭转大家的看法,所以反倒产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倔强和责任感,我不希望我们这个集体被打上这样的标签,至少从我的身上要打破大家的固有印象,这种想法激发了我的小宇宙。

  于是,我开始主动把学习抓的很紧,每次外出的时候都把课件随身携带,方便随时拿出来复习。很多人认为对于学生来说,去打球是不务正业,可打球非但没有耽误学习,反而让我成绩更好,这应该是体育最初为我带来的改变。

  而球场上的我,当时起步比较晚,身体又不是特别协调,别人能垫两三百个的时候,我只能垫两三个。那时,亲戚见状,都说小女孩家家的搞什么运动,还耽误学习的时间。那时慢慢爱上排球的我暗下决心,你们越说我不行,我就偏要打得好。

  后来经过努力,我终于从在旁边捡球的小女孩变成了梦寐以求的主攻手。慢慢的,我被教练委以重任,成为了队伍里的队长。第一次穿上有队长标志的赛服时,我可开心了,但这道杠也是新的责任的开始。

  队友防不完单兵我来扫尾,临近考试没人来训练,我一个个去打电话。但有一次我在场上一着急埋怨了队友,当时我爸看到了,把我拉下来就是一顿教训。那时他要求我,不管队友出现什么样的问题,第一句话都要说“我的”,我没应声。

  我爸说,“你是不是集体的一员呢?”

  我说:“是。”

  “那不就对了,不论谁的失误,是你们全队丢了一分,而你就应该去承担。”

  那时候我才真正理解了身为队长需要承担的责任。它不像我们平时在电视上看的,队长只需要去挑个边,回来站在场上就可以。也不只是你的队服比别人多一道杠。身为队长,你承担的是全队每一个人的责任,一个人可以走得更快,但一支队伍可以走得更远。

  所以后来,即便我15岁刚进入国家队时还只是个小队员,但我还是会看、会学习,看这些大姐姐们是怎么做的,队长是怎么做的,习惯性的以一个团体的标准去思考每一件事。 这也为我之后在省队和国家队的队长生涯奠定了很大的基础。

  从业余球员到职业球员,这也是人生的一道分水岭。选择走专业这条路,就意味着放弃了大多数人走的那条路,而走专业这条路又是否光明呢,谁也不知道。体校的时候,省队的教练来家里找了我好几次,我父母不同意,他们更希望我好好学习,走一条普通的路。

  我也问过自己,如果进了专业队,生活就是以打球为主了,爱好将成为职业,那会不会是我真正喜欢的生活,那时我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打球,好在父母也开明,去练个两三年,不行再回来。这也是我第一次为自己的人生做重大决定,从迈进专业队的第一天,我就想,不管再苦我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