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寻找新教练直面奥运竞争 竞争远没有结束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8-05 18:44

林丹

林丹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茶福

  当石宇奇与桃田贤斗在世锦赛男单决赛上隔网而立,被认为是东京奥运羽毛球男单决赛的预演。此时的林丹,已于前一天回到北京家中。

  他已经有20多天没有见到儿子小羽,而12天后又将启程出战雅加达亚运会。

  在与澎湃新闻的长谈中,“超级丹”坦承自己仍憧憬着第5次奥运之旅,他的规划、坚持甚至内心的波澜都让人感慨。

  “竞争远没有结束。”35岁的他离开南京前抛下这样一句话。很快,他会以更强的姿态归来。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不到达阵成功的那一刻,林丹和他的团队都不会放弃。

  体能?年龄?那都不是事儿

  南京世锦赛1/8决赛,林丹0比2输给石宇奇后,创下一项新纪录——那就是15年来羽毛球世锦赛上第一次在男单八强中见不到林丹与李宗伟的名字。

  15年前的伯明翰世锦赛上,20岁的林丹在16进8时不敌师哥夏煊泽,后者最终夺冠。但从次年开始,林丹就全面“开挂”,开始了他对世界羽坛长达十余年的统治。

  里约奥运会未能实现“三连冠”后,外界喜欢以“英雄迟暮”、“超人老了”等等词汇与曾经的羽坛王者联系在一起。

  与李宗伟常以“这很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对外宣告不同,林丹的职业生涯还远未考虑句号。

  因为台风“云雀”登陆,林丹结束世锦赛后,在南京多滞留了一天。他在电视新闻中目睹了石宇奇惊天逆转周天成。

  回顾前一天的比赛,林丹认为:“我觉得和石宇奇的这场球,体能还没有消耗到。”

  他告诉澎湃新闻(),输球和年龄没有关系,“所以,我们之间的竞争还没有结束。我还可以再总结,再提高的。”

  当一个35岁的运动员认为自己还能“再提高”,是足以令对手胆寒的。

  与石宇奇的整场比赛耗时45分钟,13岁的年龄差距,并没有把林丹打趴下。石宇奇赛后也坦言:“丹哥还是一如既往地拼。”

  众所周知,常年自律的训练,给了林丹异于常人的身体条件。在35岁的年纪,不仅没有重大伤病,还特别注重体能训练,他是国羽聘请私人体能教练的第一人。

林丹:寻找新教练直面奥运竞争 竞争远没有结束

  在和体能教练孙奇配合多年后,2018年,林丹又补强了他的教练团队——请来前国家乒乓球队的体能训练师陈洋。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羽毛球队队医罗维丝的建议下,陈洋在训练结束后帮助林丹做一对一的牵拉放松。慢慢融入队伍后,陈洋被林丹视作兄弟,经常请回家吃饭。今年年初,林丹正式邀请陈洋加入自己的团队。

  这让林丹更有信心:“到目前为止,我的体能、身体素质方面的指标都非常不错。这一点,我还是比较有底气的。”

  汤仙虎后,谁助超级丹一臂之力

  算上今年的全英决赛、马来西亚超级赛,和这次世锦赛,林丹在2018年已连续三次不敌石宇奇。交手记录定格在1胜5负。

  “现在的年轻人冲劲比较足,比较注重像我这样的对手,对我的球路也比较了解。下一阶段要去做的,不只是针对性的研究国外运动员,自己的队友也要同样重视起来。”林丹说。

  世界排名第一的安塞龙24岁、世界排名第三的石宇奇22岁、被称为完美球员的桃田贤斗24岁,俨然代表了世界羽坛的未来。

  从2006年林丹第一次世锦赛夺冠,到2017年世锦赛决赛不敌安塞龙成全后者第一个世界冠军,长达11年的时间里,世界羽坛都被“林李大战”所主宰。即便是世锦赛、奥运会双料冠军谌龙,因为孤掌难鸣,也无法撼动“林李”的绝对统治。

  “我们二十二三岁的时候,也是一个往上冲的状态。没有什么包袱,只是尽可能地发挥自己。”林丹说,“其实真正的困难在后面,在成为绝对主力后,需要承担一些比赛带来的更多压力,这才是真正的考验。”

  雅加达亚运会上,林丹第一次退出男单的竞争,只报名了团体赛。中国男单则派出了谌龙、石宇奇出战。对于谌龙而言,要想成就“全满贯”,亚运会男单冠军是无法回避的一道坎。

  某种程度上,东京奥运的男单席位,不出意外石宇奇已经提前锁定一席。而另一个名额之争,将在林丹与谌龙之间展开。

  回顾过去三届奥运会,2007年苏杯,林丹输给李宗伟丢掉男单这一分后,经过总局与羽协的斡旋,名帅汤仙虎从男双转至男单组,专门负责林丹训练,成为智囊团的核心。

林丹:寻找新教练直面奥运竞争 竞争远没有结束